網絡

5G基站輻射致癌?一個源自19年前的某權威報告引發的謠言

大數據文摘出品

編譯:邢暢、曹培信

在這篇文章的內容正式開始之前,文摘菌先帶大家看幾張圖。

你看這根孤獨的柱子,其實它是一個通信基站;

再看這個平平無奇的路燈,它也是一個通信基站;

再來看這顆不悲不喜的樹,它依然是一個通信基站;

最后來看這自掛東南枝的空調外機,它還是一個通信基站。

是什么讓一個個通信基站不得不靠偽裝才能生存?答案是周圍使用這些基站的居民。

不知道從哪里聽來的消息,有的人認為周圍的手機通信基站產生的輻射會影響到自己的身體健康,于是在很多地方都出現過通信基站被當地居民人為破壞的情況,或者在運營商加裝通信基站時橫加阻擾,有的時候鬧得太過了甚至驚動警方,運營商不得不發表聲明:你們這一片的活我干不了了!

在這種情況下,有苦說不出的運營商只能用各種手段偽裝通信基站,不僅增加了成本,維護的時候還得小心翼翼,生怕周圍的居民發現。

如今5G進入商用時代,又有許多新的基站要開始建設,那么通信基站輻射致癌這種說法究竟從何而來?5G通信基站會不會對周圍人造成健康威脅呢?文摘菌帶大家來一探究竟。

一份不準確的報告引發的謠言

無線電通信是否會產生危害人類健康的輻射這個問題,其實可以追溯到十九年前,一份由不嚴謹的物理學家給出了一份不準確的報告,而這種報告,則會導致人們對于一項技術錯誤的認識,有時甚至會產生謠言和恐懼。

讓我們把時間撥回到2000年,佛羅里達州布勞沃德公立學校正在考慮和當時許多富裕的學區一樣,準備為教室和25萬名學生配備筆記本電腦和無線網絡。

但是這個學區在落實這項政策之前,請咨詢師兼物理學家Bill P. Curry研究一下無線網絡是否會影響學生的健康。結果Curry博士的報告顯示:這項技術“可能會對健康造成嚴重危害!”他在一張標注著“腦組織(灰質)微波吸收”的圖表中得出了一個可怕的結果。

Bill P. Curry發表的報告

報告鏈接:

http://www.stayonthetruth.com/resources/Curry%20letter%20re%20Wireless%20in%20school%20room.pdf

報告中的圖表顯示,隨著無線信號頻率的增加,大腦接受的輻射劑量從左到右呈上升趨勢。起初,坡度很平緩,但當達到與無線網絡通信相關的無線頻率時,直線上升,表明屬于危險水平。

“這張圖顯示了我擔心的原因?!盋urry在報告中寫道。他的報告詳細描述了無線電波是如何誘發腦癌這一致命的疾病。

多年來,隨著手機、手機信號塔和無線局域網的普及,Curry的警告被傳播得越來越廣,引起了教育工作者、消費者乃至地球另一端的共鳴。

其實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在今天許多人擔心5G通信產生輻射會影響健康,都可以追溯到這位科學家和這張圖表,但遺憾的是,這位從事了45年應用物理學的博士給出的報告是存在錯誤的,因為后來的研究表明,缺乏生物學知識的Curry博士并沒有考慮到人類皮膚的保護機制。

5G究竟會不會引發腦癌或者其他疾???

針對Curry博士的報告,有電磁輻射生物學效應的相關研究人員表示,在一定范圍內,無線電波在更高頻率時不僅不會更危險,反而會更安全。(極高頻的電離輻射除外,如X射線等,確實會對健康構成威脅,但是頻率在3000000GHz以上,所以這里不作討論)

他們首先反駁了Curry博士的研究方法,Curry博士在實驗室中研究了無線電波影響的對象是被分離出來的組織,并錯誤地將研究結果對應到人體內部的細胞。

所以他的分析沒有考慮到人類皮膚的保護作用。在較高的無線電頻率下,皮膚可以充當屏障,保護包括大腦在內的內部器官免受輻射。

Gary Brown是布勞沃德區技術部門的一位專家,他與Curry博士合作準備了那份報告,據他回憶稱,“Curry博士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但Curry博士缺乏生物學方面的專業知識。他可以輕松地解決原子和電磁難題,但他沒有接受過復雜的生物醫學研究的正式培訓。

紐約大學放射學教授Christopher M. Collins一直致力于研究高頻電磁波對人類的影響,他也表示,“高頻電磁波不會穿透皮膚”,Curry博士的圖表沒有考慮到皮膚的“屏蔽效應”。

看來Curry博士的說法基本已經站不住腳了,下面我們來看看5G。

最新一代5G通信的工作頻率分兩種,一種是Sub-6頻段,頻率在450Mhz至6000Mhz,另一種毫米波頻段將接近無線電波頻譜的最高頻率,也就是國際電信聯盟(ITU)指定的一段無線電頻率——極高頻(EHF),即表中30GHz至300Ghz這一段(5G實際使用24250Mhz-52600Mhz),而這一波段也最被認為會對人類健康產生威脅。

圖片來自《紐約時報》,源自: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美國國家科學院、美國國家環境健康科學研究所、美國國會研究服務部、美國電氣和電子工程師學會

然而根據康奈爾大學發表的一份《射頻與微波安全項目》顯示,射頻輻射的吸收和人體組織的加熱取決于幾個因素,包括波長和波前特性。頻率大于10,000 MHz (10GHz)主要被皮膚外層吸收。

頻率在2.5GHz和10Ghz之間穿透更深(3毫米到2厘米),在2500MHz到1300MHz之間,穿透和吸收足以引起組織受熱對內臟器官的損害。因此吸收和滲透深度組織中的射頻和微波似乎是頻率的反函數。

人體組織被輻射穿透深度與頻率對照

那這樣的話,有人又要問了,無線局域網就在2400MHz和5000MHz之間呀,那怎么沒有感受到輻射呢?

這在報告中也進行了解釋,電磁輻射的影響因素很多,不僅依賴于它的頻率,還依賴于暴露的幾何形狀和組織的介電特性。綜合這些因素,實際吸收的能量更能恰當的表示電磁輻射的生物效應,這被定義為電磁波吸收比值(SAR)。在審閱了大量的生物數據后,一些標準制定機構(如ACGIH、IEEE/ANSI、ICNIRP、FCC等)認為,人類全身SAR不應超過4.0W/kg。

而我國對于手機SAR的限制是進網測試要求SAR限值取10g平均值,限值為2.0W/Kg,5G手機也不例外。

那5G通信基站呢?5G通信基站分為宏基站和微基站,更多的是微基站,5G宏基站的功率大概在200W左右,所以假設你在一個5G宏基站附近10米打電話,受到的單位面積電磁輻射應該是200W除以直徑為10米的球的表面積,大概是15.9微瓦/立方厘米,低于我國在2015年1月1日開始實行的《電磁環境控制限值》(GB8702—2014)通信頻段功率密度最大限定40微瓦/平方厘米。

而微基站功率一般不超過10W,輻射就更小了。所以無論是5G手機還是5G基站,對周圍使用的人來說,它們的輻射都在人體可以接受的范圍之內。

謠言的產生:來自權威的錯誤最為致命

盡管有著國家的標準和監管,但并不是每一個人都了解,所以對于5G是否會影響健康這一問題,許多人的判斷都是基于一些專家的言論和媒體的宣傳。

然而當人們遇到一個作出錯誤判斷并且還固執己見的權威專家,再加上一些媒體的引導,謠言往往比真相傳播的還快,下面我們來看看“無線通信(包括5G)影響健康”這樣的謠言是如何誕生的。

早在1978年,調查記者Paul Brodeur出版了《美國的崩潰》(The Zapping of America),書中引用了一些具有暗示性但卻模棱兩可的證據,認為越來越多的使用高頻通信可能會危害人類健康。

然而那只是個記者,并沒有引起太大重視。相比之下,Curry博士是具有權威性的,他擁有物理學(1959年和1965年)以及電氣工程(1990年)的學位,還在聯邦和工業實驗室(包括勞倫斯利弗莫爾國家實驗室)擁有數十年的工作經驗。

2000年2月發表第一份報告后,Curry博士9月份又發送了第二份報告,第二份報告直接發送給了學區負責人、校董會和學區安全與風險管理負責人。

第二份報告的頻率圖比第一份還要詳細。上升線路標注了無線網絡的精確位置,更低的是無線電、電視和手機信號。

第二份報告鏈接:

https://web.archive.org/web/20031206113221/http:/www.emrnetwork.org/schools/curry_broward.pdf

Curry博士自身還屬于一個全國性的無線技術反對組織,他為布勞沃德區撰寫的兩份報告很快就開始在該組織其他反對者中廣泛流傳。

其中就有一位更權威的人——David O. Carpenter博士,他幾十年來都就無線電波的健康風險和一些科學機構爭論不下。

Carpenter博士的資歷更令人印象深刻,他分別于1959年和1964年以優異成績畢業于哈佛大學和其醫學院。1985年到1997年,他擔任奧爾巴尼紐約州立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并于2001年成為該校衛生研究所所長,至今仍在該研究所工作。

上世紀80年代,Carpenter博士還聲稱高壓電線可能導致附近兒童患上白血病,引發全球爭論。他作為權威人物出現在Brodeur 1989年出版的《死亡之流》(Currents of Death)一書中。但聯邦研究人員未能找到確鑿的證據來支持這些警告。

David O. Carpenter博士,奧爾巴尼大學健康與環境研究所所長

2010年至2012年間,最新一代手機4G的頻率超過了當時之前無線網絡的頻率。Carpenter博士更就更加擔心了,他表示:“現在有更多的證據表明4G存在健康風險,影響著數十億人,”他在介紹一份1400頁的報告時說?!艾F狀是不可接受的?!?/p>

他在2012年發布的倡議報告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但是主流的科學研究否定了它的結論。牛津大學的兩名研究人員稱其“在科學上是不可信的”。

然而Carpenter博士還在堅持自己的觀點,2012年,他成為《環境健康評論》(Reviews on Environmental Health)季刊的主編。他出版了幾位作家的作品,這些作家和他自己的作品一樣,也同樣在發表相關的言論。

“手機使用的迅速增加增加了患癌癥、男性不育和神經行為異常的風險,”Carpenter博士在2013年寫道。

而在5G出現的時候,“頻率越高,就越危險,”一家名為輻射健康風險(Radiation Health Risks)的網站表示。這一想法得到了一個類似網站的響應,在一個名為“科學討論”的頁面上,5G——“更高的頻率對健康更危險”??偟膩碚f,該網站充斥著5G引發腦癌的警告。

最近,Carpenter博士告訴俄羅斯電視網RT America,最新款手機對健康構成了嚴重威脅?!?G的推出非??膳?,”他說,“沒有人能逃離輻射了。

就這樣,隨著權威人士的錯誤判斷和一些媒體的錯誤引導,一個簡單的圖表就這樣發展成為了一個偽科學生根發芽并蓬勃發展的典型案例。

相關報道:

https://www.nytimes.com/2019/07/16/science/5g-cellphones-wireless-cancer.htm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xtremely_high_frequency

http://www.ctl-lab.com/read/241.html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3933726

我還沒有學會寫個人說明!

ITPUB小喇叭之2019年世界機器人大賽vlog

上一篇

程序員垃圾代碼分類指南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歡

5G基站輻射致癌?一個源自19年前的某權威報告引發的謠言

長按儲存圖像,分享給朋友

ITPUB 每周精要將以郵件的形式發放至您的郵箱


微信掃一掃

微信掃一掃
30岁的男人干啥赚钱快赚钱多 江苏省七位数开奖结果 600018上港集 pk10最牛稳赚技巧 开奖公告 新手5000元怎么 秒速快3破解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预测杀号 股票分析报告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 四肖期期中免费资料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