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

代碼傳奇 | 身價10億的程序員 雷軍當年也為他打工——WPS之父 求伯君

他的前半生,值得我們每一個人深思。

在普通人眼里,他寂寂無名,只有年歲稍長的文化人,才聽說過他傳奇般的存在。

在IT人眼里,他是塊活化石,中國第一的大旗除了他,沒人敢抗!

他是求伯君,從一個浙江窮山村走出來的娃兒,卻成為所有IT人心中永遠的高峰。

1

世上所有的橫空出世

都是無數個孤獨日夜的疊加

1988年的春天,深圳蔡屋圍酒店501房間,一個24歲的小伙子正死死地盯著屏幕,雙手不停地敲打鍵盤。

此后的一年半時間里,他幾乎每天都在重復著盯屏幕、敲鍵盤的動作。沒有人跟他說話,沒有人跟他作伴,只有孤獨的一臺電腦日夜閃著螢光。為了節省時間頓頓吃泡面,三次肝病住院,醫生以死亡警告,然而他卻讓人把電腦搬到病房,繼續啪塔啪塔敲代碼。

有了難題,不知道問誰,解決了難題,也沒人分享喜悅。只能一直寫,一直寫。

昏天黑地的400多個日夜過去,12萬2千行的WPS1.0橫空出世。他輕輕推開電腦,沒有一絲感覺。那是1989年,距離世界上第一臺計算機誕生,已經過去了43年;距離第一臺個人電腦Micral面世,過去了28年。

中國人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漢字處理軟件!求伯君當時年僅25歲,無論是學識還是經驗上,都不能與國內外的專家相比。

但偏偏是他,開發了劃時代的WPS。

年輕的求伯君成了英雄,從此成為無數IT人心中,永遠的高峰。WPS也成了金山此后6年里,壟斷天下的主打產品。也幾乎是一夜之間,社會上各種電腦培訓班主要內容,就是五筆字型加WPS操作?!癢PS”這個求伯君創造出來的名詞,成了電腦的代名詞。人,不瘋狂不成魔。

每一個破繭成蝶的背后,都曾咬著牙度過一段沒人幫忙、沒人支持、沒人噓寒問暖的日子。

熬過去了,就是你人生的春天。

2

實力如何證明?

作品

1964年,求伯君出生在浙江的一個偏遠山區新昌縣西山村,請記住這個名字–西山。

他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村娃,排行老大,家里兄弟姐妹眾多,干農活、養兔子、挖野菜…即使如此貧苦,他的父母卻非常開明:無論多難,都支持他求學。

不得不說,求伯君打小就是個極有天分的孩子。

別人家3歲小孩話都說不利索,他3歲熟背99乘法表;

別人家5歲小孩還在地里泥里爬,他5歲就是圍棋業余5段;

別人家孩子為數學恐懼,他連續3年數學競賽第一;

別人怕被數學老師提問,數學老師怕被求伯君提問。

高考時,他是縣城高考狀元,考入位于長沙的國防科技大學,進入數學信息系統專業。

天才永遠不閑著。

大三的時候,求伯君給學校的圖書館,做了一個借還書管理系統。

這個系統由一臺Honeywell-DPS6小型機,和幾十個終端組成,從設計到開發,他一個人僅僅利用兩三個月的業余時間就完成了。

那可是80年代啊,電腦只是用于政府、軍隊、醫院等大型部門,別說獨立開發軟件,就連編程書籍、專業學者都是少的可憐。

而求伯君當時只不過是個大三的學生,偏偏寫出了這個軟件,嚇了學校一大跳。

為此,還特意獎勵了求伯君40塊錢。要知道1983年,市委書記一個月的工資也不過100多塊錢。

一人之力開發軟件,讓求伯君登上了《長沙日報》的頭條,成了最有實力的“網紅”。

那時大學畢業是分配工作的,求伯君也被分配到位于河北的“石油部物探局儀器廠”工作。

80年代的人們,進入國企工作,就代表了一輩子衣食無憂。單位不僅給解決戶口問題、還分配住房。這可是直到今天,也被人羨慕的穩定工作。

當年一個窮山溝里走出來的娃兒,能有這么體面的工作,祖輩務農的家人可不得高興壞了。

如果不是一場意外,也許求伯君這輩子,就呆在了儀器廠,從一個數學天才逐步走向油膩沒落。

1986年,求伯君去了一趟深圳。有人說他是去旅行,有人說他是追隨一位來自深圳的女孩。

不管起初的動機是什么,求伯君到了深圳。

別的地方還在打擊“倒爺”時,深圳已成了無數人夢想起飛的天堂。

這里人也多,車也多,高樓大廈也多,造就的神話更多。當求伯君一抬頭看見赫然十個大字“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時,他感到自己的心底深處,有某種東西被觸動了。

一回到河北,他就辭掉了別人眼中的“鐵飯碗”,什么住房、戶口統統扔了,頂著“黑戶”的帽子,一腔熱血南下深圳闖世界。

闖世界需要實力,實力要用作品說話。

途中,他在涿縣老同學處停留了幾天,正好同學的打印程序出了問題,求伯君發現是打印驅動不兼容的問題。他沒有解決兼容問題。

而是把自己關在同學的小屋里,寫出一個以家鄉命名的通用驅動–西山打印系統。5萬行的匯編語言,只用了9個日夜,便調試成功。

匯編語言,9天,5萬行,這是什么概念?

有位芮成金同學做了這樣一個比較:

比爾·蓋茨和保羅·艾倫編寫他們的第一個BASIC解釋程序時,用匯編語言編制,整個程序不到4千行,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這像炫技一樣的寫程序,原因卻只有一個,也是求伯君身上,一直不同于其他人的地方:遇到能用程序解決問題時,他不會像大多數人那樣,找現成的軟件,而是自己寫一個。

正如他自己經常說的:“四處去找,多么麻煩!還不如寫一個?!?/p>

隨手寫一個程序解決bug似乎是求伯君的特技,這將在接下來的歲月里發揮極其重要的作用。

老同學看了他寫的軟件后,馬上建議他先不要去深圳,而是轉道北京四通公司。

四通公司當時的主打產品“四通打字機”,是當時稱霸中國辦公市場的唯一產品。

四通公司,也是和8848、瀛海威并列中國最早、最牛三大IT企業。

這樣的四通是識貨的,也是識人的:

買下了驅動:2000塊錢全部版權,分10個月付清;

留下求伯君:每月150塊錢,許諾明年調他去深圳四通。

耿直的求伯君沒有多想便答應了。

這套程序被四通以每套500元的價格,賣了6百多套,那可是30多萬啊。

這件事,也從側面證明了,求伯君是個技術天才,但卻不具備商人的精明,這也是后來他將金山交給雷軍的一大原因。

就這樣求伯君留下了,成了四通第一個黑戶(沒有戶口)、沒有住房的員工,四通還專門為他在頤賓樓租了一個床位。

然而,企業里按資論輩是通病,又年輕又沒有經驗的求伯君,在四通并不受重用。偏偏年少氣盛的求伯君,想開發一個能在個人電腦上使用的漢字處理軟件,也就是WPS的雛形。

當他把這一想法做成文案,向上頭匯報時,卻得不到任何回應,這讓求伯君心里很郁悶?!独顺敝畮p》的作者吳軍曾說:

當一家公司已經處于行業壟斷地位的時候,會更傾向于用自己的壟斷資源,而不是靠技術進步來獲取更多的利潤,因為這樣要更容易的多。而四通在當時,已經壟斷了中國辦公設備80%的市場。

說簡單點就是:四通在現有的辦公市場上,擁有絕對優勢和高額的利潤,完全沒有必要再費錢費力開發一個新的漢字處理系統出來。求伯君陷入了深深的苦惱中…

這時,他遇到了人生中第一個貴人,也是他一生的伯樂:香港金山公司總裁張旋龍。

香港金山是四通公司的客戶,正合作推Super機,結果BIOS出現問題,張旋龍手下50個人的香港計算機專家團隊,花了三個星期,還是一籌莫展。

四通抱著試試看的態度,讓求伯君處理這個問題,結果一個晚上,求伯君就搞定了。

從此,張旋龍像發現寶藏一樣,開始不停的挖求伯君。

但四通知道求伯君是個寶,哪肯輕易放走。知道求伯君一心想去深圳,于是把他調到了深圳四通分部。

然而求伯君到了深圳四通,只是分管經營做市場,還是沒有機會開發軟件。這把求伯君搞的一直是“郁郁不得志”。

這時候,金山張旋龍再一次向求伯君伸出橄欖枝:“來金山吧!我讓你專心搞軟件!”

于是,便出現了開篇的熬夜吃方便面、住院寫代碼的那一幕。

WPS剛寫出來,求伯君暗暗想,如果能賣1000套,就很不錯。

然而當電腦用戶們發現有這么美妙的中文處理軟件時,WPS的名聲與盜版迅速傳播,幾乎達到人手一套的地步。

即使如此,這套WPS依然形成了數億元的產值,創下下銷量、普及率全國第一。

廣東梅州政府解決他的黑戶問題,珠海政府獎勵他一輛奧迪加一套房。

即使沒有談股權、沒有談分紅,什么都沒有談,用戶、市場、政府,都熱情回報了求伯君為WPS付出的辛勞。

這是求伯君人生的第一個春天,也是中國軟件業的第一個春天

然而,凜冬將至!無論是金山還是求伯君,都將遭遇人生最黑暗的時刻。

3

一戰成名,卻被微軟鳩占鵲巢

死磕背后,是對責任的擔當

讓我們把時間拉到1994年的美國。

網景剛剛成立,不到一年就成為最大的瀏覽器公司。蓋茨見勢不好,馬上提出收購,遭到拒絕后,組隊研發IE瀏覽器,并捆綁在windows系統上,免費提供給客戶。

網景就這樣涼菜了…

1994,求伯君成立珠海金山公司,此時WPS已經壟斷了中國的辦公軟件市場。

1994年,大家都有一個目標,學習微軟,做中國的微軟。

沒人想過“挑戰微軟”。

1994年,微軟進入中國,直接攻擊WPS。還記得是怎么對付網景的嗎?

同樣的套路,同樣的招數:

微軟先找金山最早的投資人張旋龍,提出收購金山;被拒絕后,又開始挖求伯君,開出70萬年薪,問他要不要去微軟工作。

幾次三番的糾纏被拒絕后,又找到軟件開發的直接負責人雷軍,以電腦都裝Windows為由,提出和WPS進行格式共享,并保證絕不動金山的市場資源。

面對縱橫計算機19年的微軟,金山就像個稚嫩的娃娃。

本想互相合作、互相兼容,可最后是互相傷害,微軟傷害了金山。

后來的發展,一切都如微軟所料:WPS文檔兼容了Word,中國用戶拋下了DOC時代的WPS,轉移到了Windows下的Office。

金山迎來它的至暗時刻,也是求伯軍一生中,最暗淡的時候。

與微軟一戰,金山堵上了所有身家,想要破釜沉舟,卻一夜潰敗幾乎賠光了所有的錢。

求伯君與雷軍聯手,研發阻擊微軟的“盤古”。

然而,國內的軟件開發水平,比起當時的微軟,還是差距太大。

耗時3年研發的“盤古”銷售慘淡,加上市面盜版橫行,金山一敗涂地,毫無反擊之力。兵敗如山倒。

求伯君最好的幫手雷軍辭職,老部下們走的走,散的散,失敗的情緒在殘留的辦公室里蔓延。

那是一種沒法再繼續干下去的徹底放棄!

剛剛30歲的求伯君,困惑、迷茫,憋屈!無處可去,他就跑到BBS上瘋狂灌水,最多一天發了300多封信發泄。

這世上啊,沒什么比放棄,更容易了!這時一位朋友說:“你這桿大旗可不能倒!”

是的,求伯君和他的WPS,是當時唯一能與微軟抗衡的存在,如果連他也屈服,諾大的中國,彼時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人了。

如果說今天的鴻蒙,是華為應對安卓封鎖的底氣,那WPS就是當時中國軟件業的底氣所在。

朋友的話,讓求伯君生出絕地反擊的勇氣:“word能做到的事,我們也能做到?!?/p>

他賣掉了獎勵給自己的別墅,讓雷軍帶著10個人的團隊,苦熬四年研發WPS97,抗擊微軟Office200多人的研發團隊。

1997年,金山新版WPS97面世,公開挑戰微軟,幾乎讓求伯君傾家蕩產的WPS97大獲全勝。求伯君在各地演講推廣WPS。

在東南大學,學生擠破了門聽求伯君演講,送上了一個千人簽名的橫幅;

在重慶,聽眾群情激昂地喊出了向金山公司學習的口號;央視《東方時空》在蓋茨來中國的當天,專請求伯君,就為談WPS97如何抗擊Word。

求伯君下了飛機,飯都沒吃就直奔中央電視臺,5分鐘的節目,采訪花了5個小時。

正是這個時候,求伯君與金山,一夜成為民族軟件崛起的象征。

但寒冬并沒有過去,馬上,求伯君迎來了微軟的第二次猛烈進攻。

Office產品全部降價一半。對于微軟的全球霸業來說,中國市場不過是全球蛋糕的一部分,所以打起價格戰毫不手軟。

可對于WPS來說,中國市場是它的全部,如果不能賺錢,就只能死。面對這樣的攻擊,求伯君決定置之死地而后生,重塑金山,重塑WPS。

雷軍提出:推倒積累了14年的WPS的900萬行代碼,從頭再來。

重生的WPS,從界面菜單到操作模式,都與微軟深度兼容,讓用戶察覺不到用的是WPS還是Word。

說人話就是:WPS要和Office一樣,當年微軟用技術搶了我們的人,今天我們就用技術再搶回來。

然而說起來容易,做起來真的很難!微軟的源代碼沒有公開,想深度兼容Office只能自己摸黑前行。

又是一個無日無夜的三年,與Office相似度高達99.99%的WPS2005問世。

就像當年蘋果想要告微軟抄襲MAC系統一樣,微軟也想告金山。但是兩個軟件的底層技術完全不同,而且微軟當年抖機靈簽的“格式共享協議,也讓它只能閉嘴。

時至今天,WPS仍是在基礎軟件上,能與微軟一較高下的軟件。

之所以這么玩命跟微軟對著干,只因為求伯君心里抱著一個想法:世界上沒有哪個民族,愿意把作為信息產業靈魂的軟件產業,完全建立在他人的智慧上。

正如他所說:如果全中國都用offic,如果有一天戰爭開始了,全中國的offic都停了,怎么辦?

求伯君被稱為稱為“中國第一程序員”,不是因為他熬得了寫程序的苦,也不是因為他寫代碼的能力強到無人可及。

更多的,是在那個中國處處被國外卡脖子的年代,讓我們自己的軟件,一直站著,沒有跪下!

4

只想做令狐沖

卻一不小心活成了堂·吉柯德

也許從世俗的名利上來講,求伯君沒有像馬云一樣光芒萬丈,沒有比爾·蓋茨改變世界的野心、沒有登錄福布斯、沒有上名人榜。

可當我們把這些所謂成功的標簽貼到他身上時,你會發現,原來,這些都沒有那么重要,他似乎從來都沒有在乎過,這些我們以為的成功。

骨子里,求伯君只是個愛玩愛鬧,一心想要自己搞發明創造的大男孩。他寫游戲,一個人完全用匯編語言寫出《中國民航》只花了一周,加一個美術,加一首音樂《西山風情》就完成了。

他玩游戲,金山所有的網游,他都是骨灰級玩家。

知乎網友阿拉斯加貓講了這樣一個小段子:曾做劍網的時候,和老大聊起劍網過去,老大悠然笑道:你可曾見過十萬血的天王?驚呆:出bug了?話說有一天,一個昆侖因為打不過天王,就在主城開罵,仗著主城是和平區,什么臟話都開始往外噴。最后那個天王說:你要是再罵人,我就不客氣了。

昆侖壓根沒當回事,心想反正“老子打不過你還罵不過你嗎”?然后大天王瞬間秒變十萬血,在主城開屠,把昆侖和幾個人按死在地上,飄然而去。

昆侖大驚,打投訴電話,你們游戲出bug,主城居然被殺了??头?、策劃順著ID一層層摸下去,發現這個帳號竟然是[email protected](求伯君)。

然后客戶很堅決的告訴玩家:你眼花了!你看錯了!沒這回事!確認過眼神,是個“老江湖”!

但是,有人開始質疑曾創造了WPS的金山,做網游是離“民族軟件大旗”的稱號越來越遠了。

是的,網游沒有那么“高大上”的名號,但正是在被微軟欺負的抬不頭、被盜版沖擊的支零破碎的時候,是做網游賺來的錢,一直在給WPS輸血,而彼時的WPS是金山最沉重的包袱。

沒有哪個企業傻到背著個包袱,這不符合商業原則。然而求伯君說:“除非國家吹響了撤退的“集結號”,否則金山永遠不會放棄WPS?!?/p>

雷軍說了一句大白話:“從純商業角度講,做WPS辦公軟件是“犯傻”的事情,十多年來,金山不惜從其它項目上賺來的錢貼補WPS,不論它多么孱弱,卻從未被拋棄?!?/strong>

當年寫求伯君文章最好的劉韌說:(求伯君)就像騎瘦馬挺長槍,向風車發起沖鋒的堂·吉柯德一樣悲壯!

在求伯君的想像里,最理想的CEO是,應該黃藥師那樣的人物,可以把桃花島管理得井井有條。

只是他自己向往的,是令狐沖那般的豪邁與俠義。

新來的員工網卡裝不上去,求伯君二話不說打開機箱幫他裝上網卡,又興高采烈地跑上樓;為了讓程序員們放松,每到晚上九點半喊大家下樓,圍著公司跑一圈,回來后繼續寫代碼;晚上加班,隨便打電話定夜宵,帳由求伯君付;員工離職,賠償金沒談妥,就把賠償金算在自己帳上……

吃宵夜的地方,從星級酒店到大排檔,再到后來公司門口自己員工開的路邊攤。

凳子高度越坐越低,隊伍卻越來越大,追隨求伯君成了口號。

在金山最風光的時候,前臺、司機…所有員工都嗷嗷叫,大家淚流滿面,一起高唱軍歌,激情四射。

這個俠客一樣的男子,極為鐘愛古風。玩過金山出的游戲《劍俠》的人,幾乎都對背景音毫無抵抗力。

音樂聲起,那是映雪湖邊無量宮,寥遠星空御馬前行的快意!

這當然少不了求伯君的古風情結的作用。喜歡傳統樂器,他專門學了古箏,《笑傲江湖》、《漁舟唱晚》都是他的經典保留曲子…

發布新版《劍俠情緣》,配合宣傳,求伯君開心的穿上了古裝,還專程上武當山拜師學藝,被戲稱“牛鼻子老道”。

玩著玩著,求老道還在古裝劇《劍俠情緣藏劍山莊》中,客串了一把仙氣飄飄的“劍圣”。

8年前,求伯君終于隨了自己心愿。一場被命名為“君之傳奇”的隱退儀式,成為了年度IT業最重大的事件之一,他正式退休去年,金山舉辦創業三十年慶典,三位創始人:求伯君、雷軍和張旋龍,相擁而泣!“如果時光倒流20年,我不會選擇創業,太辛苦太辛酸了”。–求伯君

2017年的10.24程序員大會上,發生了這樣一件事,一個年輕記者在采訪室,遇到一位老先生:

  • 您是哪個公司?
  • ……我哪個公司都不是,我退休了……
  • 哦?那您以前從事什么行業的?
  • 我就是寫程序的。
  • 產品是什么?
  • ……產品……有一個小小的軟件,叫WPS。
  • 那您叫什么名字?
  • 求伯君!

一個胖男,手里拿著一張紙沖上來:這位嘉賓,您的名字?求伯君找了一下,畫√。地方媒體架起攝像機,從兜里掏出了和剛才胖男一樣的紙:請問您叫什么?“求伯君”,求伯君說。

知乎上有一個提問:為什么很多年輕人不認識求伯君?一位知友回答說:宣傳不夠,你叫我如何認識?是啊,老一輩已經退出江湖了,現在每天被媒體跟著的,是雷軍馬云馬化騰,雖然他們只比求伯君小了幾歲,卻像是隔了一個時代。也只有在提起雷軍的時候,會稍稍提起:雷軍當年跟了求伯君16年。這個曾單槍匹馬殺出一片天的求伯君,只是孤獨的坐在采訪室的一角…

5

寫在最后

茨威格寫了一本《人類群星燦爛時》,書中記下了影響人類歷史的十個瞬間。

假如我們回頭看,在求伯君的時代,他就是中國軟件史上,最閃亮的一顆星!值得慶幸的是,那是個虔誠的膜拜英雄與技術的時代!謹以此文,送給求前輩!

Ref:西山居·羅曉音博文和訊科技采訪《求伯君:最牛程序員華麗轉身》

新浪科技采訪《求伯君:軟件業已從個人英雄走向團隊時代》

劉佳采訪《20年前的中國互聯網:從“羊腸小道”走出來》

芮成金《求伯君,一個時代的終結》

馮侖風馬?!肚蟛c雷軍的三十年》

侯繼勇《求伯君:永不消逝的背影》

Arthur Wang《請問您叫什么名字?我叫求伯君》《夢想金山》《雷軍·乘勢而為》

注:文中圖片源于網絡,版權歸作者所有

我還沒有學會寫個人說明!

中信銀行信用卡業務數據庫實現國產替換,湖北銀行新核心系統項目正式驗收,阿里云與MongoDB達成戰略合作

上一篇

假如有人把支付寶存儲服務器炸了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歡

代碼傳奇 | 身價10億的程序員 雷軍當年也為他打工——WPS之父 求伯君

長按儲存圖像,分享給朋友

ITPUB 每周精要將以郵件的形式發放至您的郵箱


微信掃一掃

微信掃一掃
30岁的男人干啥赚钱快赚钱多 血战麻将免费下载 精准平码特肖三中三 韩国福彩快乐8 幸运飞艇玩三码 福建体彩31选7第18001 福建11选五走势图爱乐彩 捕鱼之王 吉祥棋牌馆手机版? 股票短线怎么做 福彩3d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