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化轉型

長城汽車張小斌:企業數字化不是選擇,而是唯一的出路

長城汽車集團云計算總監張小斌

20年IT行業經驗。西安交通大學計算機專業畢業,中科院計算所碩士,曾在朗訊貝爾實驗室、美國硅谷、HP、賽門鐵克、Websense擔任架構師、主任工程師、研發經理等職務,負責企業級解決方案、存儲與安全產品研發;在IBM負責云架構解決方案,蘇寧電商云平臺研發中心總監,西普陽光教育CTO和副總經理,負責大型電商云、在線教育云平臺、網絡攻防虛擬仿真、AI人機智能科研、密碼學等教學實驗等產品研發。

  摘要:

傳統制造企業在過去取得了巨大成功,如今面臨數字化轉型。數字化轉型涉及技術、平臺、組織、文化等巨大變革。智能制造、工廠大腦、智慧工廠、工業互聯網等概念層出不窮,數據中臺、業務中臺的切入引起數據和業務邏輯巨大變化。

長城汽車有分布國內眾多整車廠和制造園區,總部各種業務系統、面向未來的分布于眾多公有云的車聯網、智能網聯和出行等新興業務。在過去信息化建設下,同樣存在大量煙囪和豎井式系統,系統前后臺不通、組織上下信息不通、內部信息共享不通、內外客戶反饋不通、不同功能系統連接不通等眾多問題。

長城工業大數據平臺,試圖結合一種“業務與平臺雙向驅動、螺旋上升”的方法論,通過業務架構-IT架構的分解、結合邊緣云-園區云-中心私有云-復合多云架構的基建規劃,快速進行IT架構和系統的快速治理,同時納入工業大數據物聯網、機器學習、計算機視覺等,提供高端的智能分析服務能力,為公司業務發展,提供數字化支撐引擎。

數字化是唯一出路

長城汽車股份有限公司是全球知名的SUV、皮卡制造商,于2003年、2011年分別在香港H股和國內A股上市。旗下擁有哈弗、WEY、歐拉和長城皮卡四個品牌,產品涵蓋SUV、轎車、皮卡三大品類,具備發動機、變速器等核心零部件的自主配套能力,下屬控股子公司70余家,員工近8萬余人。

AI與云大物移等新技術推動著汽車行業改革,智能汽車在向著網聯化、智能化、電動化、共享化這新四化發展,長城汽車也同樣身在變革之中。

“未來的車會與現在的智能手機一樣,不再是單一的出行工具,而是成為生活的一部分?!睆埿”笳J為。

汽車的智能駕駛、娛樂消費中心等產生駕駛數據和消費習慣,通過云端這些數據、用戶消費習慣和其它反饋信息將成為汽車生產的引擎,以用戶為中心根據用戶習慣改造生產汽車,這也涉及到對車間進行工業互聯網改造升級,而云、大數據、AI和數據中臺等IT技術是支撐這一切的基礎。

與其它車企一樣長城汽車有大量的數字化、AI智能化需求,比如智能制造、工藝、車間級信息化、自定義報警指標、數據采集分析、AI健康診斷等,比如通過建設一套生產線數據采集與分析平臺,實現多層級生產線數據實時監控, 實時數據可展現在車間中控室大屏中,方便生產部門隨時監控生產情況。此外汽車本身有攝像頭、傳感器等實時監測車況實時反饋數據,提醒車主及時維修避免發生重大交通事故。

“企業數字化不是選擇,而是唯一出路?!睆埿”笳J為,不過企業從IT信息化到智能化需要經歷云化、數據化到智能化的過程?,F在云都是ABC(AI、BigData、Cloud)一體融合,他認為一個大型企業上云要有規劃性,未來云端深度融入ABC去承載一切,而不是單純的IaaS。

雙向驅動構建智能制造云

在工廠的智能制造方面,網上名詞眾多:智慧園區、智能工廠、工廠大腦、物流大腦、智能制造等,核心要素是云化、數據化、AI智能化。

在過去信息化建設下,長城汽車有自己的IT歷史包袱,同樣存在大量煙囪和豎井式系統,系統前后臺不通、組織上下信息不通、內部信息共享不通、內外客戶反饋不通、不同功能系統連接不通等眾多問題。

技術方面來看,從過去的零散、煙囪、IOE改造成一種新形態,硬件、軟件、系統的變革是比較大的難題。長城汽車出行、經貿、理財等方面的業務系統偏互聯網化,使用CICD(持續集成和持續部署簡稱)很容易上云。但是汽車企業有很多智能制造比如PDM、ERP等重型系統很多是在傳統的物理架構上不易遷往云端,可以與供應商雙向討論看是否有云化的可能性。

長城汽車總部有功能強大的數據分析平臺,包括數據存儲、分析、建模工具,但是大量的數據是在工廠園區甚至車間產生,這導致生產數據的地方與存儲數據的地方不在一處。這涉及到很多部門和團隊,比如說工廠、車間像聯邦制,不同的工廠負責一部分車型生產,總經理決定工廠和車間做什么,而工廠和車間所產生的數據也有區別,有的數據只能在本工廠、本園區使用,但是有的數據依賴于總部數據分析能力。

長城汽車對大量的數據到底是傳到總部還是到本地保存經過長期的討論,后來確定數據湖建設在每個園區,因為每個園區有數據才能做到邊緣智能。在園區和總部都提供了數據洞察、數據建模、數據訓練和機器學習等能力。

園區數據治理離不開云的支撐,張小斌強調上云方面云本身首先不是單純的IaaS,從技術角度看包括ABC,從業務角度看,數據架構涉及到構造企業的工業大數據、云平臺等,工廠和總部之間是是邊緣云、園區云、總部云的關系。

企業有很多業務系統,常見的財務、經營、決策,這些本身互聯網架構的軟件,而供應商、制造、質量、營銷等由于歷史原因存在多種軟件形態,長城有業務中臺團隊進行這種改造,從技術角度軟件分層分出通用PaaS和行業PaaS層,長城云平臺提供IaaS,上面由業務中臺團隊構造,這樣云和上層的業務中臺非常方便的連接起來,如此解決了工廠、園區還有總部業務系統跟云之間的關系。

張小斌認為不能為云而云或者為數據而數據,一定要為前端業務服務,但是往往業務跑得比技術快?!艾F在的時代業務遠遠比技術跑得快的時代”已經成為很多人的共識。在構造過程中一定關注到業務前臺、業務中臺系統之上怎么落到云上,慢慢提煉出來成型的行業PaaS甚至行業SaaS,企業發展過程會有多個業務中臺和技術中臺,要平衡效率和成本。

既要面對歷史遺留系統,在智能ABC時代也要解決“業務跑得比技術快”問題,張小斌總結出“業務與平臺雙向驅動、螺旋上升”的方法論,企業能力一層一層去迭代,因為系統本身的改造是一層一層的,業務系統一方面要追上業務發展的速度,另一方面業務系統整個架構治理的提煉與優化要和云所構造的相互適配。云計算在邊建邊成熟過程中要不斷給業務提供彈性計算能力、敏捷能力、海量數據存儲能力、分析和AI能力,業務與云優化雙向驅動,交替螺旋上升,這可以解決業務跑得比技術快IT拖后腿的問題。

長城工業大數據平臺,正是結合一種“業務與平臺雙向驅動、螺旋上升”的方法論,通過業務架構-IT架構的分解、結合邊緣云-園區云-中心私有云-復合多云架構的基建規劃,快速進行IT架構和系統的快速治理,同時納入工業大數據物聯網、機器學習、計算機視覺等,提供高端的智能分析服務能力,為公司業務發展,提供數字化支撐引擎。

張小斌強調在企業云化、數字化、智能化過程中,方法論一定是關注長城汽車從設計、研發、生產技術、生產制造整個環節,從業務驅動角度出發布置云,在制造企業很多還不是技術問題,其實是組織、業務、管理其他方面的問題,更重要的還是一把手關注度問題。在這個數據云本身構造過程中,首先注意力是關注業務系統本身以及業務團隊,慢慢形成業務中臺、業務后臺。

  總結和反思

張小斌在分享的最后做了總結與反思:

云+大數據+AI是一次巨大的企業升級換代,將對企業IT架構、組織協同、管理文化、思考方式,產生深刻變化,比如管理文化由確定性到不確定性,過去管理方式追求非零即一的確定性。而AI時代,數據和AI很多時候具有不確定性。沒有人能保證視覺檢測一定成功,因為涉及很多技術挑戰,比如AI機器學習算法,涉及到數據清洗、數據質量、數據傳輸都可能會影響整個進程,無法給出確定答案。

·由于大量技術成熟,企業可以以更為節省成本、更為敏捷手段,實現企業智能大數據云的建設與改造;難點在于結合實際業務場景的智能算法,存在領域知識+技術能力的斷層。

·大型企業建設中,需要重點規劃、控制底層大型復合云平臺+大數據平臺(中臺),以及管制由于數據各種流向而形成的“流徑”蔓延和新的數據安全;而上層行業PaaS、行業SaaS等,則可形成能力開放平臺、創新平臺,以“眾籌”方式解決(場景太多、需求并發)。

一切皆有可能,與時間賽跑。

企業數字化不是選擇,而是唯一的出路,變革是一個系統工程。

我還沒有學會寫個人說明!

零基礎學習Swift中的數據科學

上一篇

SACC 2019:云閃付APP架構優化實踐之路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歡

長城汽車張小斌:企業數字化不是選擇,而是唯一的出路

長按儲存圖像,分享給朋友

ITPUB 每周精要將以郵件的形式發放至您的郵箱


微信掃一掃

微信掃一掃
30岁的男人干啥赚钱快赚钱多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怎么作假 东京快乐8开奖官网 快乐双彩最新开奖结果 快乐彩浙江快乐彩十 平特一肖生肖图片 哈尔滨麻将听牌规则 上海快3一定牛走势 股票短线高手操作技 基金配资合法性 云南快乐10分口诀任五